这个比周立波有趣100倍的男子,为什么得不到一条热搜?

原题目:这个比周立波有趣100倍的男子,为什么得不到一条热搜?

昨晚(7月31日),黄子华在香港红馆做完了离别演出《金盆𠺘口》的最后一场。(𠺘口在粤语里是漱口的意思,“金盆𠺘口”类似于金盆洗手)

今后,他正式收麦,不再演出栋笃笑。

△《金盆𠺘口》现场,图片泉源:微博@王伯顺V

作为默默暗恋黄子华20年的小粉丝,上周我去看了前面一场的现场。

去之前,我问群里小助手们:

年轻人,你们听过黄子华吗?

效果,各人反映冷漠,只有cc弱弱地说了一句:

“粤语地域之外的人应该都不熟悉吧,我只听我前男友说过。”

△为了黄子华,又做了一次“山顶的朋侪”

看到这个回覆,我苦笑了一下。

基本上就和我想的一样。

黄子华现在就像TVB港剧,已经成为一种小众文化。

喜欢的会很喜欢,不喜欢的,可能连名字都以为很生疏。

△黄子华在倒数自己的演进场次

不信?你看看热搜就知道了。

前几天,各人还为周立波和某某的爱恨情仇搞得沸沸扬扬。

可是,黄子华,这位周立波和李诞都提起过的“搞笑男神”,却在最后一场离别演出的当天,都没能引起一点一滴的水花。

(连阚清子纪凌尘分手都可以爆频频,黄子华却连前50都排不上)

△周立波说过他的海派清口的灵感就是来自于香港的栋笃笑,而香港栋笃笑第一人,将stand-up comedy翻译成栋笃笑的,正是黄子华。

或许这就是现实吧,现在已经很少人会去体贴香港娱乐圈发生了什么,90后、00后知道香港明星、知道黄子华的人也越来越少。

不外,女王我作为一个极其任性的民众号博主,向来都是把小我私家喜欢凌驾于热度之上的。

以是,纵然没有流量、没有太多人关注,我今天也要向各人好好安利这位我很喜欢的男神——黄子华。

(PS:不熟悉黄子华也没有关系,我信赖这篇文章看完以后,你不仅会get到黄子华的帅点,而且还能从他的履历里获得许多启发。

由于黄子华的职业生涯,就是一部尺度的小人物奋斗史。)

黄子华,1960年9月,出生在香港红磡,一个市井之地。

和香港其时许多从草根走出来的艺人一样,子华在红之前,也是吃了许多苦,履历了许多挫折。

△年轻时间的黄子华

大学在加拿大读哲学的他,由于从小就喜欢演出,以是,一结业,他就刻意要回香港做一个演员。

(用黄子华的话说,他演出的启蒙,是有一次和朋侪玩,把一个戴绿帽老公的矛盾心理演出得惟妙惟肖)

△读哲学的黄子华说,他对演戏是很有理想的,他想“透过演差别的角色,活差别的人生”

可是,那正是香港盛行文化兴起、人人都想做明星的年月,要入娱乐圈谈何容易呢。

找不到蹊径,黄子华只能曲线救国,从打杂做起。

为了拍戏,他做过林林总总的事情,好比电视台的小编剧、电台的助理编导、话剧团的演员仔,甚至还到场过司仪角逐。

△助理编导就是打杂,天天主要的事情就是买外卖

谁人时间,黄子华的生涯是昏暗的。

他的挚友作家黄碧云曾经在《一个残酷的笑话演员》里这样写道:

“他又去了香港话剧团,他老苦笑,三千元月薪,训练生想演哈姆雷特…

他转了职到港台当助导。我们在复印机前相遇,光影一闪一闪一黑一白。他说:我的事情就是复印。

突然又有所悟,说:为了当艺术家而受饿是差池的。

我不知怎样慰藉,我又是很残忍的人,只道:复印吧。

突然有一次他很兴奋,说:我在港台电视剧有角色了。我说:好。他又说:是一个当性无能青年的角色,我应怎样演性无能呢?

二人也不禁神经质地相视大笑。电视剧演成这样,没有看过。”

△黄子华说过,自己最颓的时间,帮老板复印的时间都忍不住流眼泪:“事实几时先可以演戏?几时先到岸?”

没有时机就算了,黄子华还要不停忍受其他人的攻击。

黄子华最大的攻击,来自于一个电视台司理。

在看到黄子华无数次自荐之后,司理无情地说:

“你死心啦,你真的不适合做演员。”

“点解?”(为什么)

“你唔够靓仔啊!”

“在某个角度还算得上系丑!”

就是司理的这一番话,让黄子华失去了做演员的信心。

他计划放弃了。

他计划做最后一次就转行了。

而这最后一次,就是他用九个月时间,把自己已往六年在娱乐圈边缘挣扎的故事写成的“栋笃笑”——《娱乐圈血肉史》。

那时,也就是1990年,香港基础没有人做这种类型的演出。

“栋笃笑”这个名字,照旧黄子华从英文stand-up comedy内里翻译过来的。

为什么要做这个?

“其时各人都在说我怀才不遇,但经由那么多挫折,我都很嫌疑,我事实有没有才?”

“做栋笃笑不需要导演给时机,不需要别人帮我,只要有胆子站上台,就可以证实自己得唔得。”

为了做这场栋笃笑,黄子华自己掏了几万元,在香港文化中央,租了一个300人的厅,胆粗粗最先了人生的第一次。

原本,黄子华计划做一次就算了,“做完一场就转行去卖楼”。

可没想到,一场就爆满,观众反映热烈。

他不停加场,从300人加到3000人,越做越大、越做越多……

直到现在,做了28年,做到了香港最著名的红馆。

△第一场《娱乐圈血肉史》,在一个300人的小场举行

△现在黄子华已经可以在红馆搞栋笃笑,每场1w名观众,场场爆满

为什么?为什么黄子华栋笃笑可以“咸鱼翻身”?

你上网看一场就知道了。

不仅仅是可笑,更多的,是真实和共识。

我一直不喜欢周立波的段子,是由于他太刻薄,总是讽刺别人。

但黄子华纷歧样,他的栋笃笑里,讥讽的全都是自己。

从第一场《娱乐圈血肉史》最先,黄子华就把自己郁郁不得志、想做演员而无门的履历,加入到栋笃笑内里。

他会笑自己,是一个“伟大的艺术家”。

“由于当任何人都不来找你的时间,你就会以为自己伟大,在生前都得不到重视,死后也不会有人重视。”

厥后他红了,著名气了,黄子华也没有膨胀。

他照旧不停在栋笃笑里吐槽自己的演员梦。

被搞笑定型,戏路窄,出道拍了几十部影戏,没有一部卖得好。

“情形严重到,我要和导演讲,那部影戏不出我的名结果可能更好”。

△1999年《拾下拾下》

甚至就连他自己呕心沥血拍的《很是公民》,也没有逃过自嘲的运气。

其时,为了演末代天子溥仪,黄子华一个月就减了30多斤,还得了抑郁症。

(这部电视剧虽然收视欠好,但黄子华确实演得好,他不再搞笑,演出了溥仪悲剧的下半生)

这样的事情,原来应该是很催泪的。

可黄子华偏偏还要加一句:“不外我朋侪阿强话,我可能只是吃了逾期的减肥药。”

哈哈哈哈哈,明显眼泪都要流出来了,但突然就被这一句反转搞到笑爆肚。

这是黄子华栋笃笑的魅力。

他总是把自己的痛苦,血淋淋的剥开给你看,让你发现:

啊,原来我们都一样。

我们都是这么惨,都是不停被挫折打败、被生涯操翻的人。

外貌上,我们是笑黄子华,但现实上,也是笑不停仆街的自己。

这样的笑,很惨?很丧?很没有希望?

没关系。

黄子华,有他的独门“毒鸡汤”。

卖惨不是黄子华的重点,重点是,他每次惨完之后都市告诉你,一个“茄哩啡”(跑龙套)“小人物”的生活之道:

熬!总有一天会熬已往!

△黄子华说由于学哲学的缘故原由,以是就算受过许多挫折,他依然可以看到更远的地方。“我会以为无论多大的难题多好,只要你能呼吸、喝水、用饭,就没什么大不了。”

就像他,拍了20年戏,拍来拍戏都不红,为什么依然要拍?

由于我真的很喜欢拍戏啊!

“哪怕在影戏圈,我只是一支没什么用的洋火,但若是我不燃烧,那我就是一支「废柴」。”

(听到这句话瞬间就有被戳中的感受,写了这么久公号,也不会以为自己很厉害,单纯只是由于喜欢写而已)

既残酷又温暖,这就是黄子华的栋笃笑。

正由于不只是搞笑,另有草根精神、市井智慧,以是纵然是2003年非典最严重的时期,各人都戴着愿意口罩听他讲笑话。

△2003年《冇炭用》

不外,草根,只是黄子华栋笃笑的一部门。

越到后面,各人越爱他,已不仅仅是这种市井真实,另有许多,他作为一个公民的态度。

他在生涯以外,正直敢言,愿意对一切的社会事务发声。

艳照门的时间,舆论要求封杀陈冠希,黄子华是少数几个公然阻挡的人。

“被人偷看需要致歉,偷看别人可以投诉,这是何等谬妄?”

(实在直到最后这一场,黄子华依然有提到艳照门,他以为封杀陈冠希是香港文化倒退的一个体现)

SARS的时间,香港经济欠好。

黄子华品评政府无能,不尊重民意。

“都怪董建华”这个金句,是他2003年那场栋笃笑《冇炭用》传出来的。

虽然尖锐,但黄子华绝不是戾气满满的人。

他有自己的态度,他的一切品评都是源于他对香港的热爱。

在2004年金像奖,司仪黄子华,对来领亚洲影戏奖的日本演员原岛大地说:

“回去别忘了告诉日本人,钓鱼岛是中国的!”

满堂掌声。

哪怕经常讥笑香港政府,可是他在最后一场,又会为那些被袭击的香港警员鸣不平。

时时提醒香港人,不要遗忘包容、开放的心态,不要遗忘奋不顾身的奋斗精神。

有吐槽,但也有爱,品评是希望这个社会可以更好。

保持思索、保持理智。

黄子华犀利但又不乏真诚的态度,是各人这么爱这个男子的另一个缘故原由。

△在最后一次栋笃笑《金盆𠺘口》里,黄子华不停强调,他做栋笃笑,实在也是由于黄霑的一句话:“为真小人争取社会职位,不让伪君子攻克了全天下”。这就是黄子华的态度。

真实,可爱,有共识,又有态度。

黄子华的栋笃笑这么走心,会在粤语地域红一点都不希奇。

但只惋惜,只有黄子华一个是不够的,一小我私家是改变不了大情况的。

这几年,无论黄子华多敢说、多能说都好,香港依然不行制止地走向了下坡路,娱乐文化气氛越来越差。

而现在,更令人伤感的是,这个一直有坚持有态度的男子,也要退休,也要收麦了。

(然后我们还悲痛地发现,黄子华退休在其他地方原来没什么人体贴?)

为什么黄子华不再开栋笃笑?

他没有正面回覆过。

网上推测,是子华对香港社会失望了。

之前在电台采访,子华就讲过:

“我怎么能再讲一个香港的故事,再开一次栋笃笑是现在这个状态的香港?我想有许多工具已经笑不出,不知道该怎么笑。”

除此之外,另有一个更主要的缘故原由,是黄子华老了。

他已经58岁了。

无论何等智慧、何等伶牙俐齿也好,黄子华也不外是一个通俗人而已。

人到了时间,哪怕有许多事情没有做完(子华最期待的文化繁荣没有到来),许多目的没有实现(子华始终没有实现做影帝的梦想),也要下台,也要脱离。

这是自然纪律,是唏嘘,也是无奈。

但唏嘘之余,我又忍不住想,像子华这样燃烧过但依然有遗憾的人生,算得上是乐成吗?

以前我也会疑心,也会懊恼人世间为什么有那么多徒劳无功的事情。

可是,在写这篇文章,写黄子华的时间,我却找到了另一个谜底:

或许乐成基础不是权衡人生有没有意义的一个变量。

黄子华之以是让人喜欢,并不在于他缔造了何等光线万丈的成就。

而是,他在一个和大多数人一样曲曲折折、充满挫败的人生里,依然可以坚持自我、苦中作乐。

而且,更为难过的是,这份苏醒和自知,子华可以一直保持着,直到最后。

我真的很浏览,他在《金盆𠺘口》竣事时的态度。

纵然是最后一场,黄子华照旧和往常一样,不矫情也不煽情。

他站在台中央,起劲地压迫自己情绪,用略微哆嗦的声音唱了一段粤曲《幻海奇情》:

“劳碌半生忙打拼,想喺太平盛世做个小明星。

几多灾关惆怅,讲亦讲唔清。

我能够与列位喺度欢喜一宵,都算得系幻海奇情。”

第一次听,有点惆怅。

但不停反刍,又好像悟出了一点新的意思——

人生,有什么是应该拥有的?

金银富贵、权力职位带不走。

到最后了散场了,我们想要的最好姿态,也不外是黄子华这种,心安理得、潇洒离去。

△泉源:微博@才气横溢-黄子华国际后援会

谢谢你,黄子华。

谢谢你,为梦想做得一切坚持。

花痴女王|文

关注微信民众号:花吃了那女孩(id:huachinvwang)收看更多深度娱乐

责任编辑:

2018-10-21 01:36:31  清华新闻网

更多 ›图说清华

最新更新